我也是一天三更的猛男了,上床睡觉,嘿嘿嘿。

“我一直想见你,杰西。”


“是吗?先去死吧。”


↑核心思想

【麦源】为时已晚③

那年半藏觉醒龙神之力,翻涌的力量照亮了整个花村,第二天奶奶便为半藏纹好了花臂。源氏听说,是半藏自己要求将名字遮住,这样看向手臂内侧,就没有什么能扰乱他心绪的东西,他可以接受历代家主的寄托全心全意为家族奉献。

也就是在第二天,他看着半藏回来,眼神全然变了,身上翻涌着的不再是花香而是鲜血的味道,源氏第一次躲过兄长伸出的手,畏惧地看着兄长。


虽然近在咫尺,然而心意却并不相通,岛田城暧昧的灯光下,仿佛兄弟二人已经走过一道看不见的岔路,分别往不同的方向去了。孤独,唯有孤独永存。


“这是怎么回事,麦克雷……”


源氏不知道自己是昏迷着还是醒着。


“该死,他的伤太重了!……麦克雷...

【麦源】为时已晚②

“你又去哪了,源氏?”


“哥哥你还没睡吗?”他笑嘻嘻地凑过去,虽然洗过澡了,他想,但还是能闻出来血腥味,“刚处理完麻烦事?”源氏巧妙地躲开半藏揪他领子的手。


“既然知道,就少给我惹祸。”


“只是出去玩而已,哥哥。”


半藏瞪了他一眼,“少跟来路不明的人聊天,最近有点不太平。”


“跟父亲的死有关吗?”他说,“家族有哥哥接手,完全没问题。他们都想太多了。”


“也到了你该替我分担一些的时候了,源氏,你我两人,一定可以……”


“哥哥一个人就足够了。”他拒绝道,“我到现在也没有觉醒...

【麦源】为时已晚①

真正注意到那行字是在一个春末,樱花如雨般凋落的日子。


那天4岁的岛田源氏从床上爬起来,裸露着上半身刷牙时,从镜子中看见自己左侧锁骨下那团蓝色的墨迹,终于形成了文字。他不认识,也不会读,只能确定这不是日文。他听母亲说过,这是属于自己灵魂伴侣的名字,当他与这个人见面后可以感受彼此的心情,即使在不同的地方长大也能有超高的默契,对源氏来说,母亲其余的话他都没有听进去,至于为什么母亲说着说着就开始哭泣,更难以琢磨。


叫这个名字的人可以理解他。

4岁的岛田源氏觉得自己知道这点就够了。一如整个浩瀚宇宙在源氏心里大不过这座花村,天空中的银河是母亲落在榻榻米上的泪。...


为什么我还活着?


因为我要写麦源。


每个人出生的时候身上都会刻着自己灵魂伴侣的名字,但它有20%的错误率。


如果身上的名字错了,这个人的灵魂伴侣就无迹可寻。


刻的字是对方的母语。


麦克雷很早就遇见了所谓的灵魂伴侣,然后发现她的身上有不同的名字。


最后证明他的名字是错的。


基本上这辈子都不可能再遇见灵魂伴侣了。虽然有点失落,但麦克雷本身并不在意。


进入暗影守望后源氏身上有他的名字。


“是错的?”他说,“我的就是错的。而且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
尽管印有灵魂伴侣的那块皮肤没有被替换掉,源氏却宁愿遮盖它。把杰西·麦克雷这种蠢货的名字纹在身上太掉价了。


虽然有时他会从麦...

我好快乐

啊怎么,那种信任关系不好吃吗?

在暗影守望基地里只是点头之交,睡在一间寝室,除了有默契地共享洗手间,以及对熄灯时间达成共识之外,一个护理刀具,一个护理枪支,几乎不怎么说话,毫无亲密度可言的两人。

在执行任务时却很有默契。

微妙地不信任着对方,但又在关键时刻对彼此了如指掌,成为对方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
于是当麦克雷问源氏要不要睡的时候,明明不想信赖麦克雷的源氏却还是睡了。直觉告诉他可以睡。

虽然还是那么沉默,但不让人感到尴尬。当想要安静同时也想要安慰的时候,他们就会找到对方。


——


“虽然看上去很有距离感,但你们两人其实关系很好吧?”


“……一般而已。”


—...

爱与恨都死去。

关注的博客